010-51266607 中文 | EN 導航
zhongzhou dynamic 中洲動態
主頁 > 仲裁秘書的思考:仲裁司法審查實踐中的共識

仲裁秘書的思考:仲裁司法審查實踐中的共識

來源:原創2018/08/28

人民法院在對撤銷仲裁裁決申請進行審查的過程中,除了遵循相關規定,還應了解仲裁的具體實踐,尊重仲裁的特性和規律。通過對北京市N人民法院審理撤銷北京仲裁委員會/北京國際仲裁中心仲裁裁決案件的分析可以發現,人民法院與仲裁機構之間能夠在很多方面達成共識。這些共識反過來對仲裁案件的審理提供指引,亦可供其他人民法院在審查當事人的撤銷仲裁裁決申請時參考和借鑒。

     仲裁接受司法審查是世界各國的通例,我國也不例外。法院的司法審查一方面對當事人權利的保障和公共利益的維護起到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仲裁機構在接受法院審查的過程中,如果相互間能夠形成良性互動,不斷溝通,也能夠達成共識,共同促進仲裁的發展,有利于糾紛的解決,更好地為當事人服務。在司法審查工作中,法院受理、審查當事人撤銷仲裁裁決申請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是指仲裁裁決書作出后,當事人認為該裁決存在法律規定的應予撤銷的情形,從而向仲裁委員會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撤銷該裁決的請求。撤銷仲裁裁決的司法審查是法院對于仲裁進行司法監督最為嚴格的一種方式,其審查結果將直接影響作為個案仲裁價值綜合體現的載體——仲裁裁決的法律效力是否繼續得以存立。仲裁裁決如被撤銷,將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產生重要影響。因此,人民法院應當慎重對待當事人的撤銷仲裁裁決申請,仲裁機構更應予以足夠重視。

    通常認為,人民法院在審查撤銷仲裁裁決申請時,只作程序審查,而不審查實體。這種觀點大體上是能夠成立的。申請撤銷仲裁裁決大都是針對仲裁程序方面的錯誤,如果在監督機制中賦予當事人對實體性問題提出申請撤銷的權利,即可以就仲裁裁決的法律適用或事實認定等問題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則違反了仲裁解決糾紛的初衷。當然,這一結論并非是絕對的,“全面監督論”和“程序監督論”曾經一度針鋒相對、相持不下。有學者在比較各種監督模式后認為,原則上不監督但在當事人協議同意時可監督仲裁實體的模式較為可取。

    不論學理上爭論結果如何,我國法律基本確立了以審查仲裁程序為主的原則,同時也給法院審查仲裁實體留下了一定的空間。一般而言,當事人之所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銷仲裁裁決申請,通常并非是單純因為對程序有異議,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對實體結果感到不滿。因此,人民法院的審查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會涉及到仲裁裁決的實體問題。拋開“全面監督論”和“程序監督論”的分歧,由于當事人在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時的理由五花八門,而且有些問題是屬于程序還是實體問題也尚有爭議,法院在審查時必然會涉及到仲裁的各個方面。

    北京仲裁委員會/北京國際仲裁中心(以下簡稱北仲)作為我國《仲裁法》實施以后設立的第一批仲裁機構,其發展軌跡具有很強的代表性,在司法審查問題上亦是如此。故本文選取北仲為考察對象,對其長期接受北京市N人民法院的司法審查的情況進行分析。為了對該問題有較為全面的認識,本文將從當事人申請的理由和法院的認定角度出發對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的實踐和理論進行闡述。

    鑒于當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理由的多樣性,很多都超出了《仲裁法》所規定的范圍,故本文依據當事人所提撤銷仲裁裁決理由是否屬于《仲裁法》規定的范圍,共分兩大部分對北京市XX人民法院的裁定進行分析探討。



請掃描二維碼,付費后閱讀

秒速时时彩开奖现场 天易棋牌?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三肖中特期期准+资料 平台股票期权 富贵乐园棋牌 股票的趋势分析 上海天天彩选4号码统计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 白小姐2020第9期开奖结果 太行山西麻将